襄城县委计卫工作人员诈骗房产及执行局野蛮,错误执行的控告

  控告书

  控告人:张亚,女,汉族,生于1976年10月18日,住河南省襄城县广场小区

  被控告人:①襄城县委计卫工作人员刘轶薇

  ②襄城县执行局工作人员师旭磊

  控告请求:一,依法查处被控告人①诈骗一患脑膜瘤病人房产的事实;二,依法查处被控告人②错误执法,野蛮执法,知法犯法的事实

  事实与理由:因我头经常刺痛,心情很烦燥,经常和丈夫吵架,2015年丈夫和我离婚,在我精神极度萎靡的情况下,襄城县委计卫工作人员刘轶薇来到我的身边,以干闺女身份经常来我家中,那时她也离异,并说你就把我当你闺女看待,咱俩命运一样,你身体不好,让我来照顾你,取得了我的信任。2017年我头痛发作时,刘轶薇和我说我前夫欠别人有钱,也欠她有钱,让我给她打个3O万的借条,要不别让别人来把你房子执行走了,我就一农村妇女,什么也不懂,当时很害怕,加上对她的过度信任就听从了她的安排,打了一张30万的借条,并让我打成2014年4月25日,还让我加上一句如还不上钱以我房子抵债,我问她为啥这样打,她说你不用管,不听我的,你房子保不住,就这样她完成了诈骗我房子的第一步;2018年3月17号我又头痛难忍,去医院检查后告知患了脑膜瘤,让快点去大医院做手术,因无钱手术,至今还长在头里面。这时有一个自称被我前夫欠钱的人找上门说找不到我前夫要拿我的房子抵债,刘轶薇趁机施行她的第二步计划,她说光有借条不行,还得起诉我,把房子保全诉讼才能保住房子,到法庭上你什么也不用说,你就听我的,法院我已安排好,按计划,她就把我起诉到了城镇法庭,开庭那天我就糊里糊塗给签了字,画了押,并且还弄了个当庭调解,诈骗手段极其缜密,使我一步步进入她的诈骗圈套。开庭后刘轶薇就和我玩起了失踪,打电话也不接,有时接了也没好言,我感觉事情不妙,心急如焚,后因脑瘤不定时发作,被我姐接到郑州保守治疗

  2O20年2月,我突然接到电话说是襄城县执行局的,让我回来开门,要评估我的房子进行拍卖,我就说这是骗局,我上当了,后又加上疫情和病情回不来,他们私自把我家门撬开进行评估拍卖

  2020年7月12号上午,县执法局工作人员师旭磊打电话说你房子11号以39万2千元拍卖了,让我带身份证和银行卡回来,我犹如睛天辟雷,从郑州急匆匆跑回来,上楼一看,门真的被封了,锁也换了,我打电话给师旭磊,他说这都是按执法程序来的。这种私闯民宅,野蛮执法的行为合法吗?

  尊敬的上级领导,在这风清气正,朗朗乾坤之下象刘轶薇这样的骗子,还有象师旭磊这样的法律蛀虫为什么得不到法律的制裁,把我这样一个脑瘤患者逼的走投无路,无家可归,跪请上级领导尽快派人查清,还回我的房子。

关键词:房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