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23、疫情前房产泡沫的危险已超出经济范畴,细思恐极

  疫情前房产泡沫危害的并不仅仅是经济,细思恐极,它潜在的危险是让咱们分崩离析变成欧洲那样不再是一体。

  原因:

  高房价导致生活成本上升,进而导致工资必须上涨,导致生产经营成本上涨,导致物价上涨,又导致生活成本上涨。

  这个循环最终导致企业的生成经营成本持续上涨,导致企业开始往周边人口大国加速外流。

  在这个局面之下,别国跟咱们打贸义战、跟风的其它国家也制定各种条款限制咱们,这背后有2个核心目的:

  1、 咱们不刺破泡沫它们就加剧企业在咱们这里的生存经营难度,进而加速企业外流。其实企业外流最可怕的不仅仅是失去就业岗位,而是会完善周边人口大国的产业链。一旦他们的产业链完善了,那企业外流的趋势就无法再逆转了。这个时候才真正要担心就业数量了。等咱们只剩下房企了,它及其相关产业能带来的就业连一半都不到,而且还不可长久。企业又都流出去了,咱们拿什么支撑着发展高科技呀。高端产业链没能起来、低端的又没了,那这么多人口都能有工作维继生活吗?这个时候才真的要乱了。而房产泡沫破裂这种事别国都经历过了,并不会引起动乱。

  因为企业流失而找到不到工作了,这样的失业是会引发很大怨气的。而房产泡沫破裂并不会引发这么大怨气,涉及到的人数也远不如企业流失涉及到的人数多。但是房产泡沫破裂会引发别国收割咱们金融,我在下面讲这个。

  2、 咱刺破泡沫的话它们就收割咱们的金融,趁咱们的金融企业破产重组的时间窗口期让他们的金融企业抢占咱们的市场、打击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等。所以贸义战的另一个目的就放在了让咱们放松金融领域的管控上。

  无论咱们企业外流造成大面积失业(远大于房产泡沫破裂影响的就业人数),还是它们控制了咱们的金融,咱们就都处于当年苏联解体前的位置了。

  从咱们的角度看,不打破房价泡沫几乎就没有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的方法,继续承受着企业外流那么什么时候周边这几个人口大国达到有全产业链的临界点这个很难预估,应该是很快了,因为外流的速度已经明显能感觉到越来越快了。

  打破房价泡沫的话也有风险,但是因为疫情导致别国的经济也都衰退了,而且主要国家国内大多还都一团糟。很多国家还需要像08年金融危机那样依靠咱们才能回暖,所以它们很难有疫情前那样以逸待劳、肆无忌惮的收割咱们的能力了,所以这方面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了。但依然有下列风险。

  房价破裂后,物价降低,国家财政收入会减少。但是这个可以靠全球对破裂后咱们国内经营环境迅速向好、以及其它国家经济乏力的现状和预期吸引国际资金。国内民众在短期没有好的投资渠道的时候,国债也是比较稳妥的投资渠道。所以这个钱并不会太缺。

  真正的风险是发生通缩。经历过房产泡沫之后,民众很可能又开始存款,这个是很危险的。必须在这个形成风气之前就加以改变,最少有2个方面可以发力:

  一、 像现在这样刺激消费的同时要加强舆论宣传,用有智慧的舆论宣传来打消争相存款储蓄的方法比当前这些刺激消费的方法还更有力,这个需要像当年那样有这方面能力的人来操持才行。攻城攻心,比纯外功有力。

  二、 像当前这样鼓励全民创业,制造当年改革开放式的创业和运营环境。这一点我在二会前就预见到会这样做,二会后也确实说到了要这样做了。

  当然专业人士肯定有更多其它防止通俗的方法。

  从当前各种动态来看,已经是在加紧刺破泡沫的过程中了。之所以说是“稳”而不说“破”,应该是为了减少一些破了之后的怨气、不增加非必要的管控麻烦。

  疫情稳住了、洪灾过去了,大概率年底前就有结果了。

关键词:房产